中国工控网 - 中国工控网,专业工控信息服务平台 !

商业资讯: 企业新闻 | 人物专访 | 企业关注 | 专家观点 | 技术文摘 | 解决方案 | 展会新闻 | 工控知识 | 工控百科 | 产品推荐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工控知识 > 深资工控人对嵌入式组态软件及嵌入式系统的分析

深资工控人对嵌入式组态软件及嵌入式系统的分析

信息来源:gkong.biz  时间:2011-10-09  浏览次数:217

  我是一位临近“知天命”,几乎是搞了一辈子自动控制的人。近年来,嵌入式操作系统逐渐引起了我的注意。
  眼下,建立在各类嵌入式操作系统平台之上的控制软件的设计工作,不知什么原因被奇怪地归入到了IT行业。其实在我看来,此类软件编制工作,早早晚晚会有被“吃”掉,或变成其他行业、尤其是自动控制行业工作中的、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的那一天。
  眼下的嵌入式操作系统正处在群雄并起,各路豪杰竞当“老大”的混乱时代。其实我作为亲历了从电子管、晶体管、集成电路、单片机、PLC这个电子技术完整的发展历程的过来人,可能我冷眼看眼下嵌入式操作系统的这一轮新的“战国时代”,也许会有一种格外的清醒:不出三年,嵌入式操作系统大概就会淘汰至五种以内;不出七年,一定就会只剩下WIN?CE为首的那么一、两种嵌入式操作系统!而在WIN?CE的平台之上,嵌入系统控制程序的编制,一定是、而且只能是通过嵌入式组态软件完成的!
  得出上述结论的理由在哪里?
  一个系统,无论它的功能有多么强大,一旦要实现一个简单的应用功能,就必须要从它的底层做起,那么这个系统就必然走向死亡。
  以汽车为例,任何一种汽车,如果没有强大的售后服务系统为开车人提供方便、廉价的服务,这种汽车再好,谁敢拥有?
  眼下的许多据称具有“简捷”、“强大”特征的嵌入式系统,它们的“入门”的要求,就是首先必须从系统的底层做起,最“基本”的工具,就是汇编、就是C++。就这一么“点”入门的“门槛”,就必然将那些真正关注控制对象而非控制工具本身的技术人员排除在外。
  另一方面,一个嵌入式操作系统应用软件的编制人员,即便是真的既对受控对象极为了解,其业务又真的“修炼”到了可任意在操作系统底层的技术领域“冲浪”的层次,他的产品,真正了解嵌入式操作系统技术奥秘的用户们,真的就敢用么?
  至少如果我是业主(例如机床厂新产品控制系统的业务主管),这样的程序我是坚决不会要的。
  为什么?
  太可怕!
  因为我不相信这种从底层做起的控制程序能有多“安全”,我无法确认程序的编制者在整个程序的编制过程中,是否会埋伏下“善意”也好、恶意也罢的、且除了这个程序员外其他任何人谁也无法探究其真相的“黑匣子”(笔者所在单位就遭受过类似这样的技术“黑匣子”的讹诈)。
  就像汽车一样,让操控与汽车的内部技术秘密分离,让开车人与修车人、与设计汽车的人分离,这不仅是汽车发展的必然趋势,更是任何一门越来越趋于复杂的技术必然要走的道路。
  舒马赫多么伟大?其实他那台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跑车,他可能连发动机的某些局部原理都说不清楚。
  而眼下的嵌入式操作系统,就都是在让一个个准备或正在准备成为未来的“舒马赫”的嵌入系统的控制程序编制者们,不仅要成为一个好的赛车手,而且在每次比赛过程中冲进赛道外的补给站时,还要自己换轮胎、自己加油…。不仅如此,“舒马赫”们比赛完了,还得自己对赛车重新进行改进、甚至重新进行设计。
  这种方式,能打造出舒马赫来?
  我看结论不用我再多费唇舌了吧?
  其实,当年的工控软件,又何尝不是如此?
  其实在1993年前后,中国国内尚很少有人知道工控组态软件为何物。要想构建一套工控系统,下级为PLC或DCS,这是大家都确认无疑的。当时最大的问题是上位机该怎么办。
  当时的自控公司中,负责上位机软件编制工作的技术人员的能力简直不得了:C语言玩得滚瓜烂熟,86系列的汇编熟悉得简直像自己老婆的那点“玩艺儿”,API函数“抡”起来简直就像抓自己裤裆里的虱子……弄得当年我这个技术上的小爬虫把他们看在眼里,简直就像看到了在天堂里吃“最后的晚餐”的一群圣人。
  是组态软件,将这群在极端落后的光景中造就出的“圣人”,一下子变成了一群褪掉了圣像外皮的泥胎。
  当年华南某污水处理厂,就因为“出生”仅早了两年,上位机工控软件,就“不幸”选择了由一家国内著名的专业公司用VB、C来“编制”,软件编制工程预算高达上百万。而两年之后,笔者所在的这家大的污水厂,就因为幸运地采用了INTOUCH,眼见国外一名二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几个月之后就把全厂控制系统利利索索地搞完了。而反观华南这家污水厂,将近十年时间过去了,软件公司的技术人员都在当地娶妻、生子,到最后孩子都上小学了,上位机的控制系统还没彻底搞完!
  这就是从底层做起,与用组态软件做起的区别!
  其实,嵌入式系统控制软件,采用嵌入组态软件,和采用从底层编起的做法相比,好处又何止如此?
  采用WIN?CE,人家由于是主流软件,基本不必担心生产WIN?CE的微软哪天“黄”了。而如果你胆子大到敢将自己后半生的命运交到那些离TE、施耐德尚都具有天大距离的那些小杂牌子手里,那么你能在今天换牌子、明天换软件这样的凄风苦雨中挺上个十年八年还算幸运,最糟糕的是,你费九牛二虎之力建立在这样品牌上的产品刚刚基本搞得差不多,这个品牌却一下子“黄”了,整个品牌的售后服务,零备件供应等全部中断,那你才叫个“欲哭无泪”呢!
  给天津一家污水厂做技术支持的一家软件公司,就是因为采用了这样的小杂牌子技术产品后,最终从市场上“消失”的。
  采用WIN?CE,人家由于是大品牌,会捆绑很多其他功能,界面友好,支持软件众多,进入系统后除了控制,你还可以干许多其他事情。而那些小的嵌入式系统,进入系统后仿佛又让人们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令人痛苦的DOS时代。这种黑乎乎的、粗劣的人机界面,除了部分当年“驰骋”在DOS“疆场”,到了Windows时代却毫无建树的部分老程序员们会对它念念不忘外,如今的程序员们,谁还会有心去玩那些只有吃饱了撑的人才会去摆弄的、老旧的破东西的呢?
  至于WIN?CE占用空间、速度太慢等,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现在指甲盖儿大小的U盘,内存空间都能达到几个G,火材盒大小的MP4,可以连播视频带播音频。工业控制那么点玩意儿,就MP4运行的速度,对于大部分的工业过程控制的需求而言,早已经绰绰有余了。
  有志于搞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年轻人们,赶紧去熟悉WIN?CE下的嵌入组态软件吧,因为毕竟Windows这颗“大树”太大了,我们搞技术的人实在是无力跟他抗衡。其他的那些小杂牌子的嵌入系统不是不能搞,而是别太把他们当“东西”,熟悉熟悉、练练手就行。
  在《百家讲坛》的《王立群读〈史记〉》中,王立群在讲到吕不韦当年选择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时,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的命运,与人当初选择的平台是有极大关系的。厕鼠,就只能在又脏又臭,空间又狭小,来了人、来了狗都得东躲西藏的破地方混光景;而仓鼠,则可以在吃喝无忧,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人又管不着的地方享受太平日子。
  搞工业控制又何尝不是如此?
  换平台吧,能到天下最大的大“平台”上去弄潮,难道不比你在那些让人们连名字都记不住的“小平台”上“跟头把式”地求生存要好得多了?
  额外说明:本人向来与Windows没有一点瓜葛,本文也绝没有做谁的托的意思,仅就是从自己多少年来的经历出发,就眼下技术方面的一些事情有感而发。笔者保证:本文绝无任何指向、倾向性,而的的确确就想给当下的年轻人们提个醒而已。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工控网证实,仅供您参考